棋新闻

线预约

(*请输入正确的信息,进行零基础免费试听课在线预约,我们会及时进行电话回访!)
  • 姓    名:
  • 年    龄:
  • 电    话:
  • 验 证 码:

系我们

陈瑞围棋道场
天大部:天津大学新体育馆A区1楼
南开部:南开区迎水道阳光家园二楼
电话:022-27407786 18920312553 (周一公休)
新浪博客:blog.sina.com.cn/chenruiwqdc
搜狐博客:chenruiwqdc.blog.sohu.com

棋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围棋新闻→最新报道

中国文明网专访聂卫平:“棋圣”旋风四十年

浏览次数:40次 发布时间:2018-12-28

  来源:聂卫平围棋道场公众号

40年前一场比赛,他逆风翻盘,名噪全国。

“不是赢一点儿,是大胜。那年我24岁,日本媒体称我为‘聂旋风’。”

40年后一份心愿,他四处奔走,只为圆梦。

“我希望通过努力,让更多的人喜爱围棋。”

中国文明网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系列访谈节目《40人对话40年》

本期对话

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棋圣” 聂卫平

记 者:您好,欢迎您来到中国文明网。聂老、聂旋风、聂九段、棋圣,我怎么称呼您更好? 

聂卫平:聂老师比较好。三四十年前,那时候人家就叫我聂老师。 


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棋圣”聂卫平接受《40人对话40年》栏目专访。中国文明网 朱丽晨摄

记 者:这个称呼是伴随着改革开放一路过来的,我们节目的主题叫“40人对话40年”,我们把时间倒回到40年前,1976年的4月19号。 

聂卫平:那是我们第一次到日本去比赛,也是我一生中头一次出国比赛。那天我对战石田芳夫,日本的本因坊冠军,人称“电子计算机”,能力很强。但是我赢了他,而且那天我下得很潇洒、很出色,不是赢一点儿,大胜。那是非常解气的一场比赛。 

记 者:时隔40多年再去回忆这场比赛,跟当时的感受有没有什么不同? 

聂卫平:当时我年轻气盛,1976年我只有24岁,就是个毛头小伙子,天不怕地不怕,其实对手都非常厉害。就在那次比赛之后,日本媒体称我为“聂旋风”。 

记 者:这场旋风一刮就不可收拾,一直到了1985年,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 

聂卫平:第一届擂台赛不是1985年,是从1984年10月开始,到1985年11月20日闭幕。 

记 者:参加这场比赛的时候,您又遇到了一位劲敌——小林光一。 

聂卫平:是。这个劲敌跟我同岁,我们俩是毕生的对手。有人说围棋是棋手的“情人”,那我俩就是“情敌”,一辈子的“情敌”。 

记 者:但棋场下您二位是好朋友,是吗? 

聂卫平:对,那当然了。 


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棋圣”聂卫平接受《40人对话40年》栏目专访。中国文明网 朱丽晨摄

记 者:从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之后,大家对您和围棋的关注度越来越高。

聂卫平:这个是因为当年的中日围棋擂台赛持续时间很长,这样就给了中日双方媒体很多报道的时间,在中国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和关心。


20世纪80年代,聂卫平出现在校园里的场景。资料图片

记 者: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您还有印象吗? 

聂卫平:应该是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在大学的校园里。我是中间低着头、穿着风衣的那个,周围好几个警察。同学们热情太高了,我有点顶不住。  

记 者:那个时候,您是很多人的偶像。 

聂卫平:因为我们当年在中日围棋擂台赛为中国争了光。当时正好是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时期,中国努力赶超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日本。日本发展在我们之前,经济起飞得比我们早得多,速度也比我们快得多。我们在围棋比赛中赢了日本,提振了中国人的志气,可以说是为改革开放加油打气了。 

记 者:您第一次出国是1976年。 

聂卫平:对,当时也是去日本。日本给我的震动之大,很难用语言形容,就是觉得各方面都比我们好得太多。那个时候,根本看不到我们中国的路在何方,是改革开放使人民生活从一穷二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困苦的境地追上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发展成为现在这个样子。我是中国人,所以我很骄傲。 


资料照片。

记 者:我相信改革开放给您个人生活应该也带来了不少变化。 

聂卫平:我们每次去日本比赛,回来的时候只能带一件“大件儿”,比如说电视、冰箱、音响等等。我当时从日本带回来的第一个比较高级的商品是录音机。那时在中国,街上有些年轻人为了显示自己有录音机,就提着、放着音乐到处走。我虽然没有把这个录音机提着到街上走,但是我也很满足,我是一个有录音机的人。

那时候我还有一辆锰钢的自行车,永久牌的,大概200块钱左右。那时候,在国内有一辆锰钢自行车显得很牛,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说起来,你现在有一辆什么牌子的自行车会感到非常骄傲吗?不可能。这就是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的变化。  

记 者:您作为这个过程的亲历者、见证者,觉得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围棋事业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变化? 

聂卫平:我们的围棋水平从改革开放,也就是1978年开始,有了非常大的提高。国家为鼓励围棋事业的发展,给了我们棋手很高的荣誉和很多的奖励。1988年,第三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中我们打败了日本,当时的国家体委给我颁发了一个“棋圣”的证书,这是很高的荣誉。1979年我们有一个围棋的比赛,叫新体育杯,是中国体育界第一个国家计划安排之外的比赛,是有奖金的。我当时得了冠军,奖金我记得很清楚,是80块,当时我认为已经很高了,那时候我月工资大概是62块钱。随着改革开放,中国的经济实力越来越提高,围棋比赛的奖金一路飚升。通过改革开放,中国的围棋事业和棋手也是受益良多。

记 者:伴随着改革开放,中国的围棋事业应该说也是“逆风翻盘”。  

聂卫平:改革开放这条路太不容易了,太难了。中国的围棋事业沾了改革开放的光,是在改革开放的推动下成长起来的。现在,中国的围棋可以说已经是站在世界的顶峰了。 

记 者:改革开放推动社会飞速发展,但是现在我们发现,传统文化也非常重要。您看像围棋,它是最古老的斗智类的竞技运动,您接触过的比较老的棋盘是什么样的?  

聂卫平:我曾看到过17路棋盘,现在都是19路了。 


资料照片。

记 者:17路到19路,多了两道,您觉得是更难了吗? 

聂卫平:更难了,难多了。有人猜测将来围棋会不会发展到21路,就是横是21、竖是21。假如真有那一天,那今天的围棋理论全部得推倒,得重新来,但我估计得几百年以后才有这种可能。 

记 者:您怎么看待围棋精神或者围棋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呢? 

聂卫平:围棋本身非常有魅力,它可以提高人的智力,人学会了就会对围棋爱不释手,就离不开围棋了。关于围棋的变化,以前华罗庚做过一个比喻:从地球开始排,排到太阳也排不完,变化就这么多。围棋的变化是一个无限大的数字,你钻研进去之后,自然就特别喜欢它。围棋普及了,人民群众的生活就会变得更有趣,我真的是衷心希望中国所有的小学有一天都能开设围棋课,这是我的梦想。

记 者:您为了这个梦想,在20多年前就开始努力了。您那时建立了聂卫平围棋道场,这个道场现在很有名,有没有计算过大概培养出了多少围棋冠军? 

聂卫平:中国现在得世界冠军的棋手,差不多三分之二都是出自于我们这个道场,前后加起来大概有十几个人。 


聂卫平围棋道场。资料图片

记 者:照片上这些小孩子年龄都非常小。 

聂卫平:基本都是10岁以下。 

记 者:学围棋是不是越早越好? 

聂卫平:我有一个徒弟——常昊,他6岁学棋。我听说现在还有更早的。 

记 者:您觉得围棋入门难吗? 

聂卫平:非常容易。我这么说一点儿都不夸张,入门15分钟肯定可以会下了。但是,下好围棋就比较难了。陈毅元帅写过一首诗,就很精确地点出了围棋的这个特点——学很容易、精很难。 

记 者:所以按照这个说法,其实围棋有可能作为一个大众普及型的竞技运动。 

聂卫平:竞技运动是要比赛,其实大家作为娱乐性的活动下一下,不用比赛,不下完、不分输赢也没关系,只要大家喜欢下就可以了。围棋是两个人之间的斗弈,但同时也是维系两个人感情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记 者:前不久,您还去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指导那里的人下围棋。

聂卫平指导服刑人员下棋。资料图片

聂卫平:这是黑龙江呼兰监狱,那里关押了很多服刑人员。为了让这些服刑人员更好地进行改造,出去以后能过上新的生活,监狱里搞了围棋比赛。当时参加比赛所有的服刑人员,我给他们都下了“车轮战”。 

记 者:您觉得下围棋对于这些服刑人员来说有什么作用? 

聂卫平:围棋是正能量的,学围棋可以提高人的精神素养,从而成风化人、凝心聚力。我建议全国所有的监狱都应该推广一下围棋。 

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棋圣”聂卫平接受《40人对话40年》栏目专访。中国文明网 朱丽晨摄

记 者:改革开放以后,互联网的发展也越来越迅猛了,您怎么看待互联网对于围棋的影响? 

聂卫平: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带来了人工智能机器人棋手。人类的棋手是绝对下不过顶尖的机器人棋手的,而且差得很远。但是它给我们提供了更多的思路,它的很多下法是以前的棋手不这么下的。

记 者: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加快推进体育强国建设。您觉得围棋对于推进体育强国来说有什么样的作用? 

聂卫平:围棋是体育强国一个组成部分。下围棋可以提升人的智力,提高人的素养,我希望通过努力,能带动更多的人喜爱围棋,从而达到体育强国的目的。 

记 者:这是您的围棋梦,也是您的中国梦。感谢您做客中国文明网。

本文转自中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