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新闻

线预约

(*请输入正确的信息,进行零基础免费试听课在线预约,我们会及时进行电话回访!)
  • 姓    名:
  • 年    龄:
  • 电    话:
  • 验 证 码:

系我们

陈瑞围棋道场
天大部:天津大学新体育馆A区1楼
南开部:南开区迎水道阳光家园二楼
电话:022-27407786 18920312553 (周一公休)
新浪博客:blog.sina.com.cn/chenruiwqdc
搜狐博客:chenruiwqdc.blog.sohu.com

棋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围棋新闻→围棋文化

棋坛少数派报告之甘思阳:棋之于我 如饮蜜糖

浏览次数:85次 发布时间:2018-9-12

  本文来源:公众号 木野狐赛事,作者公孙青阳

[导读]这似乎是围棋界最繁荣的时代,也是资源倾斜最严重的时代。舆论聚焦,热钱如潮;台前光鲜亮丽,幕后甘苦自知。除被主流媒体不厌其烦反复曝光的十余位明星棋手外,那些往往不为人所知却始终兢兢业业的棋手和围棋从业者,或许才是真正撑起这个行业的基石和栋梁。新专栏[棋坛少数派报告]旨在向公众展现各领域围棋从业者的生活百态,他们需要也值得更多的关注和支持。

本文的主人公甘思阳少年成名,一手标志性的 “阳春流”(双超高目加天元开局)早已名动江湖十数载。可甘思阳的棋手之路走的并不算顺利,在公众视野外的围乙赛场上摸爬滚打了整整十年,才终于在今年带领队伍冲进了围甲联赛。在雷同的困境中咬牙坚持的绝非甘思阳一人而已——作为中国职业棋坛的中坚力量却常年一赛难求,甘思阳们未来的道路通向何处,无人可知;可脚踏实地的棋手,终究会收获饱满的人生。这是笔者最诚挚的祝愿。

开赛后的第十二个小时,甘思阳额头见汗,落子的指尖微微颤抖,眼神却从未迷离涣散。无论身体素质还是竞技状态,对手朴廷桓都正值巅峰;在这样漫长艰困的拉锯战中,意志力成为甘思阳越过体能红线后的最后依靠。极端复杂难解的乱战自布局伊始蔓延全盘,甘思阳把半个身体都埋入棋盘中,用仅剩的40分钟保留时间完成了最后一次验算才落下关键一子,胜负终于柳暗花明。

谁说围棋一定是“年轻人”的天下?80后“大叔”甘思阳在本局始终占据主动,阳春流的余威如层云惊雷时刻隐隐压制着朴廷桓的发挥;虽然对手韧性十足疯狂反扑,奈何方寸不乱的甘思阳始终守得密不透风,棋局就这样步步迈向终点。

甘思阳重重呼出一口浊气,虽经百般反复,终是将胜利握入手中。眼看对手所剩无几的时间缓缓流向终点,盘侧棋钟却忽然铃声大作,却是一首万般熟悉却叫不上名字的歌曲。神游天际的甘思阳眼前也随之模糊起来,一阵天旋地转后忽地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这精彩纷呈的一局,竟是黄粱一梦而已。

顺手按上闹铃的甘思阳手脚麻利地穿衣起床,却来不及细细回味这烂柯之局。梦中流连尚虚无缥缈,现实重荷已迎面而来——

职业棋手甘思阳的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7:00 辰

晨跑是甘思阳坚持多年的习惯。沿钱塘江岸跑完两个来回,一身淋漓大汗早已彻底冲去因先前梦境产生的一点纠结和迷惘。回到住处的甘思阳不紧不慢地冲了个凉,在镜子面前洗漱起来。

脱发是大批职业棋手共有的顽疾。许多圈内人年纪轻轻却一头华发,公众或也可从此窥出一点职业棋手盘上斗争的残酷无情。镜子里熟悉的面孔依旧年轻,可眼睁睁望着发际线的逐年推移,甘思阳脸上也不觉流露出一缕苦笑。内心的热血从未冷却,可岁月终究在一天天逝去;在一批又一批年纪更小、算路更狠的后辈棋手的冲击之下,80后的甘思阳也开始在高强度大负荷的密集赛程中,感到越来越多的力不从心。

这是甘思阳定段以后的第17个年头。

人送外号“甘老”的甘思阳比赛经验和棋坛资历在慢慢累积,天下仅此一号的阳春流也为其凝聚了一大批忠实棋迷,可这些都未给他带来更多的比赛机会,这是他目前最大的困扰。甘思阳一整年的比赛对局大概在40盘左右,这乍看上去和顶尖棋手的6、70盘赛量差距有限,但数字背后的对局质量却天差地别。

公媒高声歌颂的这个所谓的“围棋盛世”,并没有为大多数职业棋手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时代红利;相反,他们有资格参加的正式比赛却在悄然间不断减少,这无论怎么看都少不了些讽刺的味道。越来越多的全国和世界大赛都高举“恕不对外开放”的大旗并摇身一变成为“高规格”“高流量”的邀请赛,早被许多世冠级棋手批判至一无是处并最终毫无悬念地被明星棋手们“战略性放弃”的传统三大赛(个人赛、升段赛和团体赛),成为甘思阳这样的棋手最珍视的历练舞台。诚然,传统三大赛因奖金低、赛程短和对局量大等陈年痼疾饱受诟病,但这已经是大多数职业棋手能够自由参加的最高层次的比赛了。除此以外,其他能够让棋手崭露头角的比赛可谓凤毛麟角,这或许也是大批职业棋手在最宝贵的黄金年龄被迫转型另谋生计的根本原因。世界大赛预选赛?岂是外行看起来那么随意和轻松。

甘思阳整个八月都没有比赛可下,参加杭州棋院组织的循环训练是他几乎未经任何犹豫的选择。虽然没有对局费也没有奖金,但“有棋可下”四个字的诱惑力实在无可比拟。最后一次在镜子面前确认自己衣着整洁,甘思阳顺手拿上一个面包便快步跨出门去,却在习惯性地反手带上宿舍门时微微一顿。

训练—复盘—研究—休息,周而复始,未见尽头。走向训练室的甘思阳早已习惯了这看似单调乏味的生活,却在这一瞬间忽然生出了这样的念头:真正热爱围棋的人竟然无棋可下,这不知算不算是棋手最大的悲哀?

9:00 巳

甘思阳猜到了白棋。略加思索后,他不紧不慢地在盘上拍下了二连星,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面前早已知根知底的对手似也见怪不怪,快速布下了时下最流行的狗氏布局。

AI席卷之下,连最“离经叛道”的阳春流,也消失不见了吗?

不羁边界的阳春流不羁边界的阳春流
与娱乐圈动辄哗众取宠的谐星不同,甘思阳的阳春流从不立足“与他人有别”之上——合理和取胜,是阳春流最朴素和本质的标准和要求。许是经年苦修造就的品格和习惯,甘思阳其实并不太喜欢别人对阳春流“标新立异”的偏见——甚至,他经常觉得许多人未经推敲便用“标新立异”来概括阳春流,本身就是一种偏见。

究竟是谁定下三四路才是守角最佳分寸的铁律?怀揣这个朴素质疑的甘思阳,不觉间已经独自在这条路上前行了十五年。“楚阳春”这个本身就藏一分侠客风骨的弈城ID的背后,甘思阳近乎倔强地坚持只用两个错位超高目加天元的“阳春流”布局,在众人卖力叫好和冷嘲热讽的喧嚣中一步步走出茅庐,走到名满天下。同为高空作战,相较于武宫正树先生的宇宙流,具有强烈视觉冲击力和江湖气派的阳春流自然更为棋迷朋友们津津乐道;而看似随意的高空棋子彼此间存在的若隐若现的呼应和配合,往往成为其面对顶尖职业棋手依旧能战而胜之的克敌法宝。

职业棋手对阳春流的评价褒贬不一,甘思阳本人也自有一番说法。作为大众认知中最“典型”的围棋人,甘思阳并不愿多做口舌之争;手底见真章,盘上争胜负,才是他最信赖的正身之道。名声在外以后,其他棋手与之对垒往往如履薄冰跬步难行,这本身就成为一种心理层面的博弈优势;同时,多数棋手对阳春流所谓“弱点”的肤浅认识,令甘思阳往往在布局阶段就占据主动。既然这个布局适合自身棋风、符合自己的围棋价值观又能立竿见影地获取胜利,为什么不坚持下去呢?

这一坚持,就是多少年岁。

虽然从不言语,甘思阳却无比希望能用一个冠军来为自己的阳春流正名——这或许是他格外渴望比赛机会的内因之一罢。可甘思阳并不是个自我膨胀的人——严以律己、事实说话的棋手职业道德,使其无时不刻不在内省和调整阳春流浩瀚内涵中的处处细节。保持不断更新和持续完善的活力,也是阳春流在无数针对性研究面前依旧难掩锋芒的本质原因——谁说的不重要,只要是对的,就要严格执行。

哪怕是AI说的也可以。

与许多外行的想象不同,甘思阳和绝大多数职业棋手,并不会因AI棋力逐渐碾压人类而产生什么自卑和恐慌;截然相反的是,能有一个棋力远超自身的存在全天候命毫无藏私有求必应,这是多少棋手梦寐以求的事情。AlphaGo问世以来,一线职业棋手的布局水平已经平均提升一子,甘思阳的阳春流也在这股百年不遇的涨棋浪潮中狠狠汲取了大量养分,蜕变成让顶尖高手也颇为头疼的破敌利器。在不断微调的过程中,阳春流的第5手天元也渐渐被修改为挂角;这标志性的一手都能舍弃,足以看出一点甘思阳在坚持阳春流的特立独行之外,对围棋真理的不懈追求。“哪怕用今天最厉害的AI跑图,以往那些实地派棋手觉得自己收获颇丰的变化图,胜率也是站在我这边呢!”甘思阳有时甚至略带恶趣味地这样想到。

近期的甘思阳暂停了阳春流的白布局,是因为某款AI提出了全新的进攻手段,甘思阳还没有找到最完备的破解之方。AI提供的变化和胜率证实和完善了许多甘思阳早年的奇思妙想,却也连带提出了更多崭新的议题。从此种意义上讲,看似与狗氏围棋最不沾边际的阳春流或许才是人工智能浪潮中的大赢家,因为只有不带一丝情感却全情投入的AI,才最能挖掘阳春流的极限。AI的招数往往更犀利和尖锐,疲于招架的甘思阳却始终乐此不疲;这是阳春流迄今为止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却也是甘思阳最幸福的烦恼。

12:00 午

上午的训练转瞬即逝,因官子失误而最终小败的甘思阳脸上看不到懊悔,反而与对手有说有笑地携伴去往食堂。用午餐的时间虽然短暂,却是棋手们少有的可以彻底抛开胜负谈天说地的闲暇。对局室门缝透出来的冰冷气氛瞬间被人声鼎沸的热烈包围,结束训练的棋手们不多时就将本就不大的食堂填的满满当当。

为保证对阵双方全力以赴,平时的训练棋都是带“彩”的,这也是大多数职业棋手早就习以为常的潜规则。上午虽因一勺损失200大洋,复盘收棋完毕以后的甘思阳却真的不存任何怨念,因为这样全力争胜的对局,实在弥足珍贵;用餐时对手默默拨过来的一只鸡腿,又可算作来自这位挚友的一点暖心安慰。像甘思阳这样的职业棋手,也只有靠这样自发约束的训练棋,才能保持相对良好的竞技状态;除去顶尖棋手视为鸡肋的传统三大赛,他们竟然一整年都找不到别的比赛可下。

这真是无奈的现实。

今年冲甲成功的甘思阳和队友们今年冲甲成功的甘思阳和队友们
在这群“同病相怜”的棋手中,甘思阳还算稍稍快人一步,因为他可以参加比围丙稍高一级的围乙联赛,并向有“职业棋手龙门圣地”之称的围甲赛场发起每年一次的冲击。

甲乙丙虽仅一字之差,带来的却是天差地别的待遇和生活。

每位职业棋手都无比渴望有参加围甲联赛的机会。除去每轮上万的可观对局费,双循环二十几轮的比赛分散全年,也使棋手能够时刻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并在高强度的对抗中不断突破自身棋艺的极限;同时,代表着世界围棋最高水准的围甲赛场吸引着来自中日韩各地最顶尖的棋手和教练的关注和参与,这无疑也意味着更高的平台和更多的机遇。相较之下,或是因为主办方出于成本控制的考虑,围乙和围丙联赛均将整年的轮次全部压缩到短短数日内完成,这不仅使参赛棋手在全年剩余时间无棋可下,也给甘思阳这样并不算“年轻”的棋手带来更多诸如体能和精力这些棋盘之外的挑战。

客观来讲,虽然待遇天差地别,但围乙赛场中竞争的激烈和残酷程度,绝不逊色围甲半分。2014年,时仍在韩国职业等级分排名前列的李昌镐九段出战围乙,却不料以3胜4败惨淡收场;而就在一年多前,由赵治勋、村川大介、依田笃史和一力辽四名国内顶尖棋士组成的日本队在围乙赛场上以一场不胜的夸张战绩降入丙级。这可不是一支滥竽充数的日本队——赵治勋九段的光辉战绩自不必多说,后三位日本新生代的主心骨近年也都时有战胜古力、李世石、井山裕太等世界超一流棋手的佳绩。这样一支堪称“豪华”的劲旅,竟然在七轮比赛中难求一胜,围乙赛场竞争之惨烈,由此可见一斑。

今年七月,甘思阳远赴韩国参加三星杯预选;这趟完全自费的异国之旅,已经是他多方努力才争取到的机会。日韩的世界大赛看似开诚布公,但中国棋手想要参加,必须经由中国棋院(近年增加一处杭州棋院)的统一申报批准后方可成行。而在没有任何补贴和支持的情况下,棋手出境的往返机票和当地的酒店食宿都开支不菲,这对常年几乎没有对局收入、又要时刻保持高强度训练因而无法投入更多时间兼职代课补贴家用的甘思阳来说,又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虽然开销巨大,但相较于大批连世界大赛的自费名额都不可及的更年轻的棋手而言,甘思阳觉得自己已经是幸运的赢家。轻车熟路一人踏上征程的甘思阳在重重琐事纷扰下依旧斗志昂扬——终于又有比赛可下,这就已经足够。

围棋热正在席卷全国,全新的世界大赛也不断涌现,但细看报名规程上不显山露水的“邀请赛”三个蝇头小字,无声间将绝大部分职业棋手拒之门外。这些冠以“顶级”、“豪华”称谓的所谓“巅峰对决”和“世纪大战”,在甘思阳们眼中,不过是一场又一场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世界冠军分钱大会”。走流量的时代中,明星棋手垄断了行业绝大部分的曝光度和话语权,赞助商格外青睐本也无可厚非;可连梦百合杯这样饱受中坚棋手好评的广开门路的公开赛也开始逐年缩减预赛的费用和名额,本来期待借此舞台一展身手的甘思阳心中难免五味杂陈。顺手翻开弈客棋闻,“成都新办世界大赛,冠军奖金200万人民币”的头条本令甘思阳精神一振,但下方“仅邀请全球32位棋手参加”的似曾相识的规程,瞬间让他意兴阑珊。

胡思乱想了许久,需得立时回房午休,好养足精神迎接之后的训练和挑战。职业棋手甘思阳全天紧锣密鼓的训练日程,才将将开始而已。

14:00 未

下午的第一项训练项目是快棋,对局彩金也相应减半;许多新生代棋手或许对此驾轻就熟,可对于更喜欢慢棋的甘思阳来说,他必须更努力地集中注意力,投入更高强度的心神。

虽以“楚阳春”之名纵横网络十数载,但近年的甘思阳已经很少选择网棋作为训练主项了。杭州棋院提供的训练条件令甘思阳颇为满意自是要因,漫天遍野横行无忌的各路狗霸占了市面上所有的主流对弈平台,也是他将训练重心逐渐转向面棋的客观因素。甘思阳对AI一点都不反感——相反的是,利用AI的落点推荐和胜率判断来加深自己对围棋的理解是他每日的必修课——然而网络世界人狗难辨,若总是被名不见经传的路人小儿随便牵条狗来肆意凌辱,总是无端坏了心情。

棋手是最质朴和典型的东方人——他们很少去埋怨大环境,却总是用尽全力去适应。棋手平常的对局一般面棋主慢,网棋主快;但近年国内外绝大多数的比赛均往快棋的极端发展,甘思阳所在的训练小组也被迫加入了快棋环节。 

相较之下,甘思阳更喜欢慢棋。这自然有一点体能方面的考虑,但步步谨慎、追求完美和全力以赴,能让甘思阳感受到更多来自方寸之间的玄妙和快乐。有时候,甘思阳甚至有点羡慕日本棋手——虽然他们在国际赛场快棋的枪林弹雨中纷纷倒下,平日却有大量的循环圈和两日制比赛可下,这种精心雕琢完美棋谱的生活,想来也不会乏味和无聊。

都说快节奏是时代的洪流,可快棋和慢棋,到底哪一个才能通向围棋之神呢?假如中国哪天也有了自己的两日制比赛,棋坛风气会不会因之产生一点改变呢?一时云游天外的甘思阳脑袋里忽然蹦出了这些念头。不过,职业棋手的自我约束使他迅速将之抛在脑后——甘思阳深深吸了一口气,重又将注意力集中到这盘错综复杂的快棋上。

活在当下——这是甘思阳不变的人生信条。天马行空的念头想想便罢,把握住当下的机会,在现有的环境和制度中做到最好,才是职业棋手该做的事情。终于把与棋局无关的杂念通通摒弃,甘思阳落子后神色不变地稳稳将钟按了过去,时间定格在了29秒。

17:00 酉

今天是周五,也是杭州棋院规定的每周常规训练的最后一天。结束了快棋训练的甘思阳决定邀上三五好友外出小搓一顿,也趁机解一解整周高负荷训练带来的疲乏。杭州的物价并不低,不过因为棋院贴心地解决了参训职业棋手的食宿费用,偶尔外出大餐一顿,尚在甘思阳的经济承受范围内。

作为单身多年的直男,理财观的缺乏始终是甘思阳对自己不太满意的地方,他甚至不清楚自己一年究竟挣了多少;不过这么多年下来,确也没攒下多少存款。靠比赛维持生计显然不太现实,甘思阳绝大部分的经济来源还是每周一次的冲段班授课和额外一两个棋童的私下小课。虽贵为货真价值的职业高手,甘思阳代课的价格其实与今日许多有经验的业余教练相去不远,好在每小时数百的收入基本可以满足甘思阳日常开销和每年一两次出国比赛的费用;兼职代课相对很不稳定,好在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奔波。

甘思阳是真正对围棋有追求的职业棋手。小课的待遇其实令许多同行颇为眼红,但他真不愿意多上;只有确实需要维持生计或实在抹不开的人情,他才会勉强为之。当然,“勉强”二字或许不太恰当,因为只要甘思阳确认的学生,他都会全力以赴备课,不遗余力亲传;亲自带的学生虽少,但每年都在定段榜单占有一席之地,这是对其职业道德的肯定和褒奖,他本人也颇感欣慰和自豪。

不过,身为职业棋手,还是应该把更多精力投入到精进棋艺上,代课挣钱只是不得已的小道。年过三十的甘思阳,就这样仿佛置身事外地活在杭州灯红酒绿的名利场中;棋盘之上,才是他更倾心的沙场。

19:00 戊

茶足饭饱后,甘思阳独自回到棋院配置的单人间,开始晚间训练。了解近期棋闻、打谱最新对局是甘思阳多年来的每日必修课,独自钻研、闭门造车的老路在今日棋界显然行不通。未几,完成例行功课后的甘思阳轻车熟路地点开AI程序,开始对白天训练中的棋局和复盘时讨论的变化展开研究。

AI不是敌人,而是棋手取之不尽的宝库——这是甘思阳对AI时代不变的解读。水平越高,棋手往往越能从AI看似眼花缭乱的脱先转换和过山车般的胜率跌宕背后,看到以往从未留意的棋道光亮。相较于具体的全新定式和复杂计算,甘思阳更看重AI带给人类棋手的全新思路——有些问题其实并不深奥,只是以前少了高人提点——AI下出来以后,职业棋手很快触类旁通,将招法背后的精华尽数融入人类的理解和框架中。这就好似甘思阳对棋迷朋友们动辄面红耳赤的古今棋手棋力之争总是微微一笑——并无不敬之意,但哪怕古时棋手真的算路通神,时代对围棋的理解总是无情制约着上古先贤们的棋力顶点。

AI的出现,就好似今日棋手对坐黄龙士身前,逐一探讨今日棋界对围棋的新鲜理解;这些理解当不全然是真理,但眼界的开阔定会使棋手如登全新天梯。今日的职业棋手,何其有幸。

不过,在业余棋手利用AI学棋的方式上,甘思阳似乎与不少职业棋手的推荐不甚相同。模仿是甘思阳非常看重的学棋形式——在有AI之前,棋童就是在对顶尖棋手打谱的不断模仿中,逐渐领悟着法背后的深意;今日AI之于棋手,就如同昨日顶尖高手之于棋童。身为职业棋手,甘思阳自然要求自己模仿AI下法之前,定要努力钻研天马行空的棋着背后的深谋远虑;可对于水平未臻至境的业余棋手而言,要谈彻底领悟AI棋路谈何容易,先从在实战中大量模仿做起,或许从操作上更为可行。无论如何,甘思阳都希望真正喜欢围棋的棋手能抛开或许自由心生的一点抵触,尝试模仿一下AI的棋路;能学到什么尚是其次,过宝山而不入,实为人生憾事。

23:00 子

城市的喧嚣被钱塘江潮席卷而去,甘思阳一天的训练也步入尾声。同为多年习惯,关闭电脑以后的他忽如老僧入定微闭双眼,一整天的训练内容在眼前走马观花般次第闪现。正如古往圣贤“每日三省吾身”之言,甘思阳习惯在深夜时分自省每日得失;点滴所得至日积月累,才可能使自己在本就白刃见红的职业棋手间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s3.pfp.sina.net/ea/ad/2/7/2a4fa54a50686d4ad4c8ebbc7dfd08f5.jpg
未来的阳春流能否能如偶像武宫正树先生的宇宙流一样荣登名人殿堂?这个看不到答案的问题,又一次在甘思阳睡前蹦入脑海。今朝终于随队升甲,来年终于能踏入这个无数职业棋手梦寐以求的众生池,自己赖以成名的阳春流还能不能无往不利,闯出一番更过硬的名堂?AI在未来还会给阳春流提出什么难题,又会怎样为自己这多年的心血添砖加瓦?

自己的职业棋手之路还要走多远?未来会有更多的比赛可下吗?AI越来越强,以后的职业棋坛会变成何样?职业棋手这个身份会一直存在吗?

如果有一天职业棋手这个身份真的消失不见,自己会去哪呢?

纷乱思绪和纠结迷惘中,只有这个问题的答案始终明澄如镜——职业棋手与否,不过衣冠名号;一直有棋可下,自会如饮蜜糖。

自己还要下多久围棋呢?估计还有一辈子罢。

刀光剑影的网络世界中,阳春流早已横刀立马,杀出一片威名赫赫;将要拉开帷幕的围甲赛场上,甘思阳未必定能破茧成蝶,却至少开始在棋坛真正拥有一席之地。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下多少年棋,也不知道AI浪潮下的阳春流会去往何处;唯有不搏二兔一心向道,唯有强烈的努力坚持前行。